做公益

觸摸社區 與你同行

文/執行長 劉增榮

       2017年第七屆中國困境兒童關注日發佈會暨困境兒童自立生活和社區融入主題論壇由北京師範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家庭與兒童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學中國公益研究中心共同於2017年12月9日在北京師範大學京師學堂舉行。

       浙江大學中國公益傳播研究中心徐敏主任開場致辭:1212人生起步,在第七個中國關注困境兒童關注日即將到來的時候,大家聚集到北京,共同關心困境兒童區融入議題。本次論壇以“觸摸社區 與你同行”為主題,同時發佈《2017 中國兒童福利和保護十大進步事件》、《2017 關注困境兒童大數據》,回顧並總結一年來兒童福利和兒童保護事業的發展。並舉行“困境兒童自立生活和社區融入主題論壇”和“困境兒童保護個案研討會”分別探討困境兒童的自立生活與社區融入問題,以及剖析困境兒童保護過程中的經驗與困難。

北京師範大學家庭與兒童研究中心尚曉援教授致開幕辭:尚教授說從2011年起推動政策制定者和公民增加對困境兒童狀況關注,共同採取積極行動的中國困境兒童關注日設立七年以來,在政府和民間共同努力之下,中國兒童福利和兒童保護制度建設飛速發展,社會各界對困境兒童的關心、關注度大大加強,關注困境兒童問題進入了中國最高決策層的議事日程。

       中華民國自閉症基金會榮幸受邀參加,由執行長劉增榮代表發表專題:從困境兒童之身心障礙者需求面建構社區支援系統;筆者認為身心障礙者社區支援系統是當前最迫切需求服務之一。要做好這項工作需要培育大量專業的社工人員;然而,社會福利工作者,除了要熱情、愛心、耐心、專業之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特質就是強烈的使命感。德蕾莎修女曾說「愛是在別人的需要上面看到自己的責任」,社會工作者可以把這個責任當作自我的使命。因為社會福利工作千頭萬緒,任務非常地兼具複雜,也需要有很多社會的資源支持。
       

       本人非常慶幸臺灣對於這些所謂社會工作者還是有一定程度支持與認同。相對於中國大陸社會大眾對社會工作者還是需要有更多的認識、認同和鼓勵。

       台灣從1960年代開始經濟發展突飛猛進,不但表現在每年穩定經濟成長率外,國民生產毛額(GNP)也在2015年達到22,540 美元(行政院主計處,2017)然而,即使在如此亮麗經濟發展背後,仍許多兒童少年新聞事件不時出現在媒體版面上,一個家庭因為經濟資源不足、家長因應能力受限,導致生活於父母其間的兒童經歷較高貧窮風險,有時甚至還賠上幼小生命,真是令人不勝欷噓!

      俗語說:「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但社會卻允許兒童短期或長期生活在經濟匱乏的情況下,對兒童身心發展階段的順暢過渡都或多或少有些不利影響,其未來長大成人後的生活機會(life chances)與社經地位也將受到限制,形成惡性循環的後果(Brooks-Gunn,Duncan&Maritato,1997),這是一個重視經濟快速成長的社會不應忽視的議題。

       另外,無論他是一般的所謂困境兒童或者是身障兒童,教育真的是非常非常地重要,美國教育家杜威主張兒童心理需求應當從兒童“現在”是什麼來考量,而不是從兒童的未來來考量。不管在家裡或學校,成人應當反問自己“兒童現在需要什麼,他現在要解決什麼問題”如此兒童才能積極參與社會生活。

       臺灣特殊教育融合教育部分因為實施9年義務教育,同時也延伸到12年國民教育,所以全民接受教育已經達到了100%(教育部特殊教育網,2017)。在融合教育的政策,中國大陸也急起直追,這是令人非常振奮的消息。相對的推動親職教育也是非常重要,因為社會教育對這些困境孩童是非常有幫助的;然而,成功主要的推手還是父母親。所以,通過教育教導父母在家中如何教導自己的孩子,是絕對必須的途徑。

台灣社會福利服務方面,同步提供專業分流的社區服務有:

 1、社區服務據點;簡單來說就是身心障礙者日間鐘點服務,提供社區諮詢服務、      社區照顧、落實規劃積極性的服務項目等等,把這些身障者從家裡帶到社區裡,      提供一些適合的活動,就可以幫助他們提升生活品質。

2、博幼基金會實施課後輔導,主要是將知識和希望帶到偏遠的鄉鎮、海邊等地,     不能讓貧困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中,因為教育永遠是貧困孩子唯一的希望,     致力「讓知識帶希望回家」的願景,達成 「提升貧困孩子競爭力」的目標。

3、還有作業為主,休閒為輔的日間作設施(小型作業所),在臺灣已經實施將近十年了。     今天非常高興能把這樣的服務專案分享到杭州去了。台灣社區日間作業服務,     主要能夠把這些孩子帶到社區裡面,社區的人也能夠進到我們裡面來互相交流。

4、兒童心理健康促進方案,本案是把專業輔導教養資源帶到社區,     帶到偏遠的鄉村裡面去,這裡面也包括家長和學校教職員專題心理輔導講座及家長輔導孩童支持團體等項目。因為我們知道所有社會問題肇因於家庭,顯現於學校,惡化於社會。追根究底家庭產生的問題非常重要,父母親擔任非常重要的角色。

   接著杭州啟明星兒童康復中心張燕校長分享「走進社區探索街道百寶箱」~杭州身心障礙者在地社區生活;張燕說,杭州啟明星兒童康復中心從2005年成立,一直到現在有12年,最主要的服務的群體是自閉症孩子。從去年開始我們已經從孩子的服務擴展到了成人,也就是在社區中提供自閉症全人的社區服務。因為社區就像我們的家人一樣,我們可以隨手汲取所有資源,包括我們的社區設施、人力資源及人際互動等資源,身心障礙的孩子和我們一樣有資格和權力共享社區資源。

       尤其,杭州是國際旅遊重點城市,到處都是好山好水,我們學校就在杭州的市中心親山近水,風光明媚。從我規劃街道資源百寶圖看見,社區資源非常豐富,就看社工人員如何將街道的資源開發和連結提供給身障朋友參與使用。

      張校長還利用社區資源分佈圖簡介社區資源分佈現況,有些資源走路十分鐘之內就會到例如城北公園、社區家園以及市立博物館都是免費開放,所以我們經常帶著孩子走路進入社區資源去戶外教學。

       現在社區鄰居也是非常友善,在日間服務明星工坊附近有一家做油畫公司負責人是美術學院的學生,時常不定期帶著我們孩子學習藍染絲巾、手繪提包。由於所有作品都是孩子的畫作,每一份圖案跟生命一樣都是獨一無二的,這些孩子完成藍染絲巾直接晾曬在社區裡面,時常造成社區大爺、大媽們發出驚訝的讚嘆聲。

       善用社區資源另一樁美事,是在2015年起和自閉症基金會合作推廣國內第一家自閉症學生幼小轉銜服務。主要是把自閉症的孩子放在社區普通小學,善用普通小學老師的人力資源,提供自閉症孩子學習適應環境的能力。

       利用社區資源另一樁附帶效益,是我們邀請在這個社區就讀小朋友當社區公益小天使一起來幫助自閉症小朋友社區適應;這樣效益創造社區、學校、家長及社福機構全面多贏的局面。

      另外社區創新項目還有社區日間作業服務也成功複製到杭州,這個項目就是設置在交通便利,生活機能非常方便社區中,左右兩邊有方便買菜、買水果菜市場、小超市,小公園等設備。

      社區日間作業服務的精神在於以身障孩子的願望及想望設計個別化服務計畫(individualized service plans,ISP)我們引導每位服務使用者自發來講述自己的夢想是什麼,讓他們充分表達自己的想望。因為要求生活品質是每一個人基本的權利,身障孩子也該享有同等的權利。

      當前社會工作仍然面臨了許許多多的困境,當然我們欣然看見2017中國兒童福利與保護十大進步事件有很多的成果以及希望所在。期待兩岸最高決策層對兒童成長持續關注,讓兒童率先享受社會發展成果的決心,也預示著國家在兒童福利與保護方面將有持續增加的工作投入。

 

加入line好友

熱門活動

線上捐款

粉絲專頁

2017年台灣自閉症人數統計

2017年13,612人
2016年13,476人
2015年13,293人
2014年13,529人
2013年13,072人
2012年12,817人

2017年自閉症程度分布圖

Go to top